李文星之死的蹊跷在于丛林法则

潇湘晨报 2017-08-04 11:24:23

从现有的信息来看,已承认“存在很大问题”的求职平台是李文星之死的确凿作恶者。当舆论把李文星之死,与此前的魏则西之死进行直接关联时,对平台的责问已成为公共痛点。

  一个叫李文星的青年死了!这个殁年仅23岁的青年,通过一个叫BOSS直聘求职的平台投递简历,在得到某公司的offer后,辗转来到天津“报到就职”,却不料走上不归路。

  李文星的“非正常死亡”到底是如何发生的?案情仍在调查之中,目前可以确定的信息是,李文星遗物中有传销笔记。李文星的死,很快与传销组织扯上了关联。

  大学生、蹊跷死亡、传销笔记、BOSS直聘,这样一些热门关键词的组合,制造出舆论的沸反盈天——提醒求职者“合法就业”有之、诘责平台审核不严有之、痛陈传销之罪有之。

  客观来说,要求尚未踏出校园的求职者任何时候都做到谨小慎微,本就是苛责;至于传销之罪,纵然最终证明就是李文星蹊跷死亡的最大元凶,在没有进一步的证据之前,表达仍需有所克制。从现有的信息来看,已承认“存在很大问题”的求职平台是李文星之死的确凿作恶者。当舆论把李文星之死,与此前的魏则西之死进行直接关联时,对平台的责问已成为公共痛点。于此,值得追问的是,作为第三方的求职平台,何以成为“青年李文星之死”的作恶者?

  对求职平台的责难,最容易搬出的便是法律规范。在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》等法律规范中,找出相关的法条并不难。换句话说,信息服务提供者审核查验相关信息,是不容推脱的法定义务。

  相关法条赫然在目,招聘平台若能严格遵照,自然没有今时的悲剧。说招聘平台对相关法条不知情,这也站不住脚。致命的问题是,该招聘平台所奉行的是自己内部规则——如果不触发用户举报,就不强制审核。

  这是一个颇为荒诞的规则,作为第三方,自然应该建立公正、合理的规则体系,以保护当事双方的合法权益。如果要等到用户举报再去审核,这意味着已经发生了违规,并且对其中一方造成了伤害。说得再极端一点,当用户已“蹊跷死亡”,还如何谈举报,所以,是不是可以继续不“强制审核”呢?

  在悲剧发生之后,该招聘平台在“坦陈”“存在很大问题”后,还称已做了彻底的整改。所有这些,似乎都在传递出教训过后的痛定思痛。然而,另一个逼仄的事实是,这并不是用户第一次遇到李鬼公司,并且此前也有类似的举报。遗憾的是,该平台并未就此做出整改。如今的整改,到底是代价够大?还是因为舆论压力?无论是什么样的原因,所谓的痛定思痛,诚意都已大打折扣。

  条分缕析至此,关于青年李文星之死的蹊跷,直指的依然是平台在利益驱动下的失范和迷失。当法律精神和用户利益被抛诸后头,所折射的是互联网世界的丛林法则。乏力的法律和孱弱的用户,成为丛林法则中的“弱肉”。

  更大的忧思在于,从魏则西到李文星,存在于互联网世界的丛林法则,并没有因为代价沉重而有所改变,那么,还会否有下一个魏则西、李文星呢?现代文明何以能让丛林法则继续作恶,这是另一个大蹊跷。

  本报评论员高亚洲

9999.jpg

“潇湘帮帮团”公众号上线!在这里,你可以咨询任何社会服务、生活消费等方面遇到的疑问或困难,我们将联合相关部门给予最权威的解答。现在开始,您可以关注“潇湘帮帮团(xxcb-bbt)”微信或者拨打帮帮热线0731-85571188、通过潇湘晨报QQ800096360、或@潇湘晨报微博告诉我们。